代孕

当前位置: 代孕 > 患者心声 >

【代孕】“全面小康社会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

时间:2017-03-15 12:05来源:代孕作者:

  第一节 “黄金发展期”,为构建“全面小康社会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营造了良好的环境

  2003年,我国人均GDP达到1090美元,2020年我国经济的发展目标是达到人均GDP3000美元。从国际发展经验来看,人均GDP1000~3000美元,是一个经济起飞国家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个时期可能出现两种发展前景,一种前景是能够利用好这个发展期,“加速现代社会的三大结构性转型,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主导产业,让多数人分享高成长的收益,保持了较高的就业率和较小的收入差距,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都保持在0.4以下”【1】。采取多种有效措施,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和谐、可持续发展,顺利实现社会现代化。从这种好的发展前景来看,我们称之为“黄金发展期”。“黄金发展期”是我国社会需求和生活方式升级的时期。社会消费结构向着发展型、享受性升级,而且越来越多样化,人们对教育、文化、医疗卫生、社会保障、体育等公共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将持续、全面增长。作为公共服务型政府,如何满足人民大众的健身、休闲、娱乐需求,提供高质量、人民满意的体育产品和服务,借以丰富国民的生活内容,提高国民的生活质量,将会是政府的一大要务。当前,我国民主团结、生动活泼、安定和谐的政治局面;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国民经济;良好的社会文化环境。为发展群众体育,构建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营造了良好的氛围。

  一、科学发展观

  关于“科学发展观”的深刻内涵和基本要求,胡锦涛同志有过精辟的论述。“坚持以人为本,就是要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谋发展、促发展,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权益,让发展的成果惠及全体人民。全面发展,就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面推进经济、政治、文化建设,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协调发展,就是要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推进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相协调,推进经济、政治、文化建设的各个环节、各个方面相协调。可持续发展,就是要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实现经济发展和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坚持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保证一代接一代地永续发展。”【2】

  从科学发展观的深刻内涵中,我们可以领会到,科学发展观的本质和核心是坚持以人为本。其所强调的以人为本,这个“人”,是人民群众,这个“本”,是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以人为本是发展的目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达到这个目的的手段。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物质文化水平和健康水平;尊重和保障人权,包括公民的政治、经济、文化权利、体育权利,不断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和健康素质;创造人们平等发展、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的社会环境,妥善处理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和具体利益、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的关系,使广大群众越来越充分地享受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成果。我们所进行的各项工作都必须以此为准绳,把它贯彻落实到我国的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社会建设和文化建设之中。适应新阶段、新任务的要求,我国政府将会加快转变职能,改进工作作风,完善政策措施,向建立公共服务型政府迈进。人民大众的各项基本权益将会得到更好的保障。这无疑从各个方面给构建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保障广大人民群众享有基本的体育服务,实现全民健身事业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一)中国古代的民本思想

  “民本思想”在我国思想发展史上可谓源远流长。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我国春秋时期,齐国政治家管子就明确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原则:“夫霸王之所始也,以人为本。本理则国固。”管子的这一宣示表明,他已经把以人为本看作是建立和巩固霸主之业的根本原则,并且表现管子对人的作用和价值的重视与肯定。此外还有孔子的“仁者爱人”,“天地之性人为贵”;孟子的“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下”,“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以及老子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辩证思想,无一不体现了对人的作用和价值的重视与肯定以及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思想。

  当然,“以民为本”这个理念,在不同的历史时代具有不同的含义。在封建社会中,“以人为本”即“民本”,这里的“民”有时是与“君”相对的,有时又是与“官”相对的,之所以要“以民为本”,是为了君主保住其江山社稷,维护统治者的地位。可见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封建社会中的有识之士所说的“以人为本”,最终还是没有超出维护君权统治的窠臼。今天我们所说的“以人为本”是在汲取我国古代“民本思想”精华的基础之上,创新性地融会了体现时代特征的内容,它是“民本思想”的发展性延续。

  (二)发展观的发展历程

  发展:哲学名词。事物由小到大,由简到繁,由低级到高级,由旧质到新质的变化过程【3】。发展的基本宗旨应当是以人为本位,这有两层含义:人在发展过程中应当具有主动意义【4】。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发展的最终目的这一根本性的定向问题。追求经济的发展只是一种手段,其发展的终极目的在于满足人们各种层次的需要。不仅如此,只有以人为本位,方可最大限度地开发以人力资源、智力资源为主要内容的社会资源,为发展形成一种持久有效的推动力量。

  发展的根本目的在于实现人人共享、普遍受益【5】。其含义为:社会发展的成果应该是绝大多数成员(原则上是全体社会成员)所共享,即:随着社会发展进程的推进,每个社会成员的生存权、发展权等权益应当更好地得到保证,每个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准应当相应地得以不断提高。

  发展观是人们对发展问题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发展的基本宗旨体现在人类“发展观”的发展进程之中。

  人类告别古猿以后,四百万年来一直在发展,但是没有什么发展观。在两三千年前,有人对发展问题发表过一些观点,但是不系统。现代的发展观始于20世纪40年代,是由政治学家们提出,由法兰克福学派形成的“工业文明观”。因为当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们受战争影响,视军力为国力,继而又提出实力论,视GDP为发展的首要标志。因此,工业文明观简而言之是:“发展=工业”,至多是“发展=经济”。第二阶段的发展观是于1969~1973年由罗马俱乐部的未来学派提出的“增长极限论”。他们批判经济中心,认为生态快到极限了,经济增长再过一百年也到极限了,于是提出了“经济+自然=发展”的思想。紧接着,由欧美一些经济学家组成的“新经济学研究会”又作了进一步的思考。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委员会于1987年发表了题为《我们共同的未来》的长篇报告,首次提出了“可持续发展观”。作为发展观第三阶段的可持续发展观,简而言之是“经济+自然+社会=发展”。20世纪80年代,多学科介入发展观的研究,于是产生了综合发展观。至90年代,综合成了“经济+自然+社会+人=发展”。这是发展观的第四阶段。在第四阶段虽然加进了“人”,但是还没有十分突出人。在作为第五阶段重要标志的1995年的哥本哈根世界人口与发展会议,着重提出了“以人为中心”。“发展的最终目标”“是全体人民”。这就是“以人为中心”的发展观【6】。上述五个阶段都是由外国首先提出来的。惟独今天的科学发展观是由中国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是对以往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

  (三)“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是“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指导思想

  “经验表明,一个国家坚持什么样的发展观,对这个国家的发展会产生重大影响,不同的发展观往往会导致不同的发展结果”。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邓小平提出了中国第一代发展战略,其主题是加快发展、不平衡发展,倡导“先富论”,“让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即是具体体现之一。而“科学发展观”作为中国第二代发展战略,沿着民本观的施政思维,尽可能纠正传统倾斜政策的偏失,不片面追求GDP的增长,强调以人为本,要求全面发展、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平衡各方面利益,关注弱势群体,促进社会和谐,营造柔性空间。

  1.科学发展观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为出发点和归宿,标志了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发展观念的重大革命

  发展观决定人们选择自身的发展道路。不同的发展道路后面,是以不同的发展观作为支点的,有不同的发展观就会有不同的发展实践。20世纪人类发展观几经演变,在这一百年间的大多数时间里,占主导地位的市场交易关系所确立的是经济理性主义,经济因素支配非经济因素,赢利的考虑压倒了对人们生活本身好坏的考虑,这就是“以物为本”的社会关系。人被设想为独立的、无差别的、仅能对市场价格作出反映的机器人,人在社会活动中的个性特征被忽略了,人的现实感性活动本身及对环境的改变能力被忽略了,经济被看作是与整个社会发展过程毫无关联的单纯运动。它独立地、机械地运行,超时空亦超历史。经济学家常常“把带来普遍和平的能力归之于工业,把按照‘经济效益’要求和‘可行的’正义要求分配资源的能力归之于市场的扩大,这就把人们引入歧途”【7】。这种发展观把国民生产总值视为发展的主要指标甚至惟一指标。“有了经济就有了一切”是这种发展思潮的代名词。这种以物为中心的发展观忘掉了人,忘掉了人力储备的开发作用。由于社会发展价值向度的偏离,社会发展和人的发展被人为割裂与分离,社会物质文明的发展也带来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重重矛盾。片面的发展观导致了人本质的丧失,人在整个发展过程中成为实现经济增长的手段,社会发展的过程、形式、成果并不完全真正地为人、属于人、有利于人,这也就失去了发展本身的目的和意义。

  进入20世纪下半叶,人们在对以往的发展观作了深刻的反思和反省后,开始认识到发展的核心不在于物,而在于人,发展的最终目的就是使人本身获得全面的发展,“在这种发展中,经济只是其中的一个手段。社会发展的目标是社会——人,是社会——人的需要。特别是社会的发展、国家的发展应当与人的体力和智力的发展相一致。人的潜力和创造力,乃是社会发展中的最大、最重要的资源,对人力资源的开发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8】。正是由于社会发展是人类的发展,因而就不能局限于经济增长这一内容,应包括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和体育等相互关联和相互补充的若干方面。只有将这些方面汇合起来,才能保证社会的正常发展。这种“人类生存战略的变迁,将最大限度地推进经济增长,转而通过生活方式的变化而最大限度地保证生存和幸福”【9】。关注人的价值是新发展观的一个显著特点,即把“人”置于社会发展的中心位置,把社会发展的出发点和归宿放在“人”上面。“把人置于发展的中心”(联合国社会发展世界最高级会议,哥本哈根,1995年)是人类发展观向“发展目标的社会化”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即从传统的“以物为本位”的发展转向“以人为本位”的发展,而这种发展是“为一切人的发展和人的全面发展”【10】。而人的全面发展“是一个提高生存机会的过程,从总体上说,健康、长寿、接受良好教育和生活幸福美满是人类发展的基本标志”【11】。由此可见,社会发展层面上“人本”的内涵是指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为出发点和归宿。促进人的个性的全面发展,促进人的各种潜能的发挥,促进人的个性的丰满,促进人的德、智、体、美全面提高,这既是“持续”的目的,也是“协调”的目的。抓住了目的,就是触及了社会发展本质。

  “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的提出,标志着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发展观念的重大革命,是社会发展观演化的新阶段,体现出经济社会的发展与人的体力和智力的发展相一致。特别是进入21世纪,我们进入了一个现代化科技和生产力快速发展的新时代,人类作为发展的主体和中心,其全面的发展将成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最终目标。健康体魄是“人的全面发展”所依附的基础,健康、长寿是人类发展的基本标志,体育事业将融入“以人为本”的基本发展理念,成为人类社会协调和可持续发展中的一项重要事业。“以人为本”将会成为体育事业发展的主旋律。

  2.“以人为本”——新世纪体育发展的基本理念

  20世纪的100年间,体育的发展经历了从简单到丰富多彩,从贵族化到平民化,从无人喝彩到万众响应,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广泛、深刻的变化。1896年,当14个国家241名运动员参加在雅典举行的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时,“对于范围广大的世界来说,当然,奥运会尚未产生影响,但是我坚信它将会产生影响”【12】。顾拜旦这位现代奥林匹克之父给我们描述了现代奥运会最初的景况,同时,又极富远见地预见了奥林匹克的未来。如今,100多年过去了,预见成为现实,2004年8月在雅典——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源地举办的第二十八届盛会,有来自五大洲202个代表团的10500名运动员参加。现代奥运会已成为集体育、文化、经济于一体的地球上最大的人类聚会,体育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入人心,成为全人类的一项朝阳事业。

  回顾20世纪的体育,它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发挥的积极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它给人们带来欢乐,它以其无与伦比的感召力,让人们抛弃偏见聚集在一起,它造就的时代英雄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时刻。然而,在20世纪体育发展进程中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让人们感到困惑和忧虑的问题。尽管人类向自己的体能极限发起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创造了无数辉煌的成绩,然而,这种强调竞技并演化至极的追求,把人由发展体育的中心推至边缘,沦落为创造奇迹的工具。竞技体育的异化带来了人的异化,人同其本质分离,由此导致了人文精神的丧失,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的泛滥,导致思想道德文化观念上的断裂。近来的科学研究表明,那种让世界记录如流星雨般坠落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竞技体育已经走到人类身体极限的边缘,“否定之否定”也许不再是21世纪体坛的流行用语。由于破记录越来越难,运动员的训练负荷也越来越大。人们担心,那种不顾一切的训练方法无异于饮鸩止渴。而当人们发现仅仅依靠刻苦训练并不一定能换来成绩突破时,就转向寻求外力的帮助,于是科技的帮助就成了很自然的选择,高科技协助人类超越极限、超越自我,但也衍生了体坛恶魔——兴奋剂。短短的数十年间,兴奋剂种类就发展到500多种,使传统的尿检一筹莫展,最终由血检取而代之,人们与兴奋剂的斗争也愈加尖锐复杂;在单纯推崇物质利益的驱动下,金钱轻而易举地打开了装着贿选、黑哨、赌博、兴奋剂的“潘多拉魔盒”,体育运动公平竞争、传播友谊的基础受到侵蚀;赛场暴力不断升级使得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体育的“社会稳定器”作用;南北差别的扩大使得人们同在一片蓝天下却不能同享现代体育发展的成果。反躬自省,感到困惑和迷惘:突破极限就真的这么重要吗?真的值得用健康和生命去换取吗?人究竟在体育发展中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纠正体育发展价值向度的偏离,需要人类自己作深刻的反省。人类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创造奇迹不是体育的惟一,不应把体育的发展和人的发展人为地割裂与分离,体育发展成果应完全真正地为人、属于人、有利于人,这才是发展体育的目的和意义。在这种强调“以人为中心”的发展中,体育只是实现人们众多愿望——健康、友谊、娱乐、活力、竞赛的一种手段。对此,国际社会已形成共识。1999年乌拉圭国际体育部长会议达成的《艾斯特角宣言》指出:“促进终身参与体育活动、保障老年人体育活动、把体育作为缩小南北差距的强有力的工具。”这其中就包含了丰富的“以人为本”的理念。

  人类对新世纪所有的憧憬都体现出一种渴望和平、稳定、健康、长寿、美满的情结,21世纪将是一个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体育运动和健康的世纪。将人置于体育发展的中心是新世纪体育发展的必然选择。活力、和谐将成为贯穿人的一生的追求,健康休闲将使人类生活变得更加多彩多姿。“生态奥运会”、“绿色奥运会”将不再是口号,除竞技体育的运动成绩和经济效益之外,环境也将成为组织者的重要着眼点。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已经将申办与发展有机地结合起来,提出“绿色奥运、人文奥运、科技奥运”的三大申办理念,这一申办理念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和高度评价,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内涵。由于兴奋剂对人体有害,并且服用兴奋剂有违公平竞赛的原则,所以为了保持21世纪竞技体育的可持续发展,为了人类的尊严,人们向兴奋剂宣战,药检将向更公开、更负责任、更具监督作用方向发展;运动健身器械的设计将更多地融入“以人为本”的理念,不断推出更符合人体结构的高科技新产品,以达到有效、安全、舒适、操作简单的目的;健身与休闲相结合的现代体育俱乐部将是未来大众体育发展的主流;清新的空气、良好的环境、以不破坏自然环境的质量和生态平衡为目标的“绿色体育”将是21世纪体育发展的主要潮流。

  3.“以人为本”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社会协调发展的思想,是构建全民健身体系指导思想的理论渊源

  社会主义是全面发展、全面进步的社会,这是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原理。而“以人为本”发展观强调了社会的发展不能局限于经济增长这一内容,它包括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和体育等相互关联和相互补充的若干方面。只有将这些方面汇合起来,才能保证社会的正常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描绘的未来社会是“一个更高级的、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13】。革命导师为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规定的价值目标是:新制度要使“每个人”获得“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是“充裕的物质生活”同“保证他们的体力和智力获得充分的自由的发展”【14】的精神生活的统一。这里的“每个人”强调了普遍化,而“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则是通过物质和精神的统一来实现的,强调了“三个文明”建设。人们能够充分、全面、自由地占有物质和精神文化的丰富成果,能够在体力、智力等诸方面得到全面发展。从这些精辟的论断中,我们可以看到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社会协调发展的思想蕴含着丰富的“以人为本”发展理念,其所强调的发展是人的全面发展,是社会的全面发展,是全面发展的人与社会与自然的协调发展。新世纪体育事业服务于“三个文明”建设,就应以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社会协调发展的理论作为指导思想,不断提高对国民体质是国家综合国力的基本内容和国民素质的组成部分的认识程度,进一步明确国民体质是社会发展水平和小康生活质量的重要标准,并因此切实将人置于发展体育事业的中心,以普遍增强人民体质,提高健康素质为目标,将“以人为本”的理念融入全民健身工作之中。

  4.科学发展观——我国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自身需要和必然选择,必将对全民健身事业产生深远影响

  科学发展观所具有的内源性强调,一个国家的发展要从自己的文化、思想与行动的方式中寻找发展的力量。发展目标应同国家的价值体系、自身需要、本身所拥有的各种资源相协调。因此,每个国家都应在发展中找出适合自己的道路,从而保持自己的特性。“‘以人为本’促进经济和社会协调发展,提高人民生活质量”【15】既是我国未来十五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指导思想也是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改善生活质量,归根到底也是为了增进国民的健康水平,而国民健康水平本身就是社会经济发展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志,因而也是可持续发展战略追求的一个目标。作为实现协调发展自身需要和必然选择,我国政府在《中国21世纪议程》白皮书中提出了“可持续发展以人为本位”的重要观点;后来的《中国社会发展报告》也提出了“以人为核心的社会发展”的重要思想。确立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战略。其目标是增强人们的各种发展能力,增加他们的各种发展机会。经济“增长只是发展的手段,它的目的是满足十多亿人口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和文化需求,进而使他们达到较高的人类发展水平,享受较高质量的公共服务”【16】。而通过协调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将会提高因社会的充分发展对高势能人力资源的孵化作用,使经济社会具有可持续发展后劲。经验表明,人口素质对社会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这是因为:“人的素质是历史的产物,又给历史以巨大影响。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努力改善全体公民的素质,必将使社会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使整个社会的面貌发生深刻的变化。这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获得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条件。”【17】只有整个民族素质提高,才能形成现代文明主体,才能把我国人口劣势转变为人力资源优势。可持续发展战略实施才有基本保证和真正动力。正如江泽民同志指出的:“提高我国的生产力和综合国力,最后离不开人的素质,而人的素质也离不开人的体质。不仅要有好的体质,而且要有很好的脑力,要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新世纪,在“以人为本”的未来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中,对大多数中国百姓来说体育将随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进入日常生活,成为新世纪生活方式的构成。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一定社会、一定时代的生产方式决定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人们怎样生产,他们便怎样生活。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国民的生活结构将发生很大变化,闲暇时间逐渐增多,闲暇的价值也将大大提高。随着人们对自身健康价值认识程度的提高,愈来愈多的人将会主动、自觉地参与健身、休闲活动,用科学的思想、观点、知识,来改变自身的生活方式、消费方式,以提高知识来提高生活质量,以增进健康水平来提高生活质量。新世纪,在人与经济、社会实现和谐发展的进程中,体育将逐渐成为一种广泛存在、广泛利用的社会资源。体育所具有的教育和激励功能,在振奋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方面将发挥重要的作用;体育将成为一种保持人人健康、家庭健康、社会健康的有效手段,与人口数量的变化相比,人口的质量高低对于发展的可持续性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体育将成为一种社会生产,是以精神产品为基础的产业,对自然资源、环境不构成威胁,具备了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最基本要素。健身、娱乐消费、生态体育消费、保健康复体育消费将成为新世纪体育消费内容的三大趋势;体育将成为一种全社会的广泛参与性活动,这种广泛性的内涵包括体育发展的广泛性、享受体育发展成果的广泛性和投资主体的广泛性,让社会充分地广泛地持久地利用体育资源。

  二、体育外部环境

  “马克思讲一个人‘要多方面享受,他就必须有享受的能力,因此他必须是具有高度文明的人。’社会制度也可以对消费方式发生重大作用,但这种作用是在经济与文化提高之后发生。”【18】

  (一)经济实力的增强,为“全民健身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对各种类型的城市家庭仔细研究后得出结论:收入是消费支出的决定因素,它不仅决定着消费支出的数量,还决定着消费支出的结构【19】。从以下的一些经济指标中,反映出构建“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按《全国人民小康生活水平的基本标准》指标测算,到1999年我国总体已走完温饱阶段94.6%的路程,2001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突破900美元,2002年年底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接近1000美元,国内生产总值则突破了10万亿元人民币大关,达到102398亿元,城镇居民的年人均可支配收入7703元,农村居民的年人均纯收入2476元,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86910.6亿元【20】;2003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为117251.9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9101元,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103617.7亿元【21】。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97年的5160元增加到2002年的7703元,平均每年实际增长8.6%。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由2090元增加到2476元,平均每年实际增长3.8%。农村贫困人口由4960万人减少到2820万人【22】。

  在居民消费中,“娱乐、教育、文化服务”类支出总额,2002年约5300亿元左右。从2002年以来,城乡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趋势日益明显。按照专家的看法,我国新一轮消费的储备期已经近10年之久,消费(消费、出口、投资)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正在寻求新的突破,旅游、教育、电讯以及文化休闲服务开始成为新兴的消费热点,2002年,城镇居民家庭平均每人全年消费性支出中,教育文化娱乐服务一项为902.28元,占消费性支出的14.96%;2003年,城镇居民家庭平均每人全年消费性支出中,教育文化娱乐服务一项为934.38元,占消费性支出的14.35%。假日旅游正成为中国人新的消费热点。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公民出境人数只有300万人次,到2002年,已经达到1660万人次。2002年我国国内旅游人数达到了87782万人次,人均国内旅游花费441.8元;2003年为395.7元【23】。

  恩格尔系数是反映居民富裕程度和生活水平及质量的重要指标,它等于居民用于食物消费的支出与总消费支出之比。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城乡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均将继续下降。2002年,农村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为46.2%,2003年降为45.6%;2002年,城市居民消费的恩格尔系数为37.7%,2003年降为37.1%。

  社会指标的研究发现GDP同生活质量之间并不确定的联系。莫里斯的“PQLI”(生活质量指数)表明当人均GDP在大约3000美元(按1981年不变价格计算)以下时,指数和人均GDP的联系就比较紧密,但达到3000美元以后这种联系就非常脆弱【24】。

  根据我国的国情,现阶段GDP的增长与生活质量的提高还有很大的相关性。因此,当前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稳步上升,城乡居民收入和人民币储蓄存款的增长,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以及恩格尔系数的下降,所有这些都为人民大众的健身休闲娱乐奠定了经济基础。

  (二)和谐社会的构建,为“全民健身事业”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我们正处于构建“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新时期。

  民谚曰:“没什么不要没钱,有什么不要有病。”“生活奔小康,身体要健康。”“中国健康所2001年调查了927个观众,问他们人生、家庭、事业、健康,哪个第一?85.9%的人都回答健康第一”【25】。可见“健康第一”的观念正在成为中国社会的共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在健康方面的投入日益增多。2003年春天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在给百姓正常生活造成重大冲击的同时对群众参加体育活动带来积极影响;媒体对重大体育赛事及体育明星的包装和宣传引起了群众对体育的关注和参与。

  从“有闲”方面来看,1995年5月中国开始实行每周5天工作制,1999年起实施“三个长假日”,国家法定假日全年有114天。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的人均寿命不断延长。半个世纪前,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而到2001年,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已经达到71.8岁。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也只有67.8岁。20年间又增加了4岁,进入了世界上“长寿国家”(人均预期寿命在70岁以上)的行列【26】。

  从城乡居民生活满意度上来看,总的来说,中国人对改革以来的社会、经济生活的变化还是持积极态度的。从零点调查公司披露的跨越世纪之交的3年的调查数据看,1999年,对个人生活状况表示“满意”和“比较满意”的“高满意度群体”占52.8%;2000年,“高满意度群体”占55.5%;2001年,“高满意度群体”占63.4%。进入新世纪以来,“高满意度群体”是逐年上升的。1999年,对于未来的预期认为“会变得更好”和“会变得比较好”的“高乐观度群体”为56.5%;2000年,“高乐观度群体”为63.0%;2001年,“高乐观度群体”为56.5%。2000年的突然高企,可能是由于世纪更替的效应,使人们对未来预期的乐观度增加了6.5个百分点,而到2001年则又回到了1999年的水平上。

  在农村医疗方面,2002年10月~2003年1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建立农村新型合作医疗体系并进行试点的一系列文件,其中规定对中西部地区的农民,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每人每年补助20元,再加上农民交纳的10元钱,用来构筑以医治大病为主的农村新合作医疗体系。至2003年末,新型合作医疗试点已经遍布全国316个县,9700万人口。

  至2002年底,在开展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地区,有407.8万村民、15617万户家庭得到了最低生活保障,保障对象比上年增长32.9%。在未开展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地区,按传统救济方式救济困难户1468.1万人、五保户162.2万人、其他救济对象250.5万人【27】。

  按照亚当·斯密斯的分类方法,人们的消费分为生存、发展和享受三个层次。生存消费是指维持人们生存和简单扩大再生产、补充必需的劳动消费所需要的消费。发展消费是指劳动力在质和量两个方面扩大再生产所必需的消费,包括消费者满足自身发展,提高知识技能以及发挥体力、智力所需要的物质和精神消费。现在人们的健康意识增强了,余暇时间充裕了,对生活比较满意了,自然会追求生活质量的提高。我们现在的目的是不断满足人们的发展和享受性消费的需要,群众体育同样要与时俱进,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满足人们的享受性消费为目标。

  (三)“全民健身”系列法规的出台,保障了“全民健身事业”的发展走上法制化、规范化道路

  政治环境包括两个部分:国家立法和政府规章【28】。《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国家发展体育运动,开展群众性的体育活动,增强人民体质。”自从1995年以来,我国制定了一系列法规文件,用以发展我国的群众体育。

  从国家层面上来看:

  1995年3月5日,李鹏总理在全国人大八届三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体育工作要坚持群众体育与竞技体育协调发展的方针,把发展群众体育,推行全民健身计划,普遍增强国民体质作为重点。”

  1995年6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布的《全民健身计划纲要》提出:“努力实现体育与国民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协调发展,全面提高中华民族的体质与健康水平,基本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全民健身体系。”

  1995年6月23日国家体委颁发了《关于贯彻〈全民健身计划纲要〉实施“全民健身一二一工程”的意见》,该“意见”就1995、1996年《全民健身计划纲要》宣传发动和改革试点阶段的全民健身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和措施。

  1995年8月29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于1995年10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为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参与体育的权利,落实全民健身计划提供了法律保障。其中明确规定了:“体育工作坚持以开展全民健身活动为基础,实行普及与提高相结合,促进各类体育协调发展”,“国家推行全民健身计划”。体育法将推行全民健身计划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大大提高了发展全民健身事业的力度。

“全面小康社会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的构建环境分析(1)

  2000年12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2001~2010年体育改革与发展纲要》指出:“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社会结构的转型是体育发展的契机,同时要求加快体育工作方式的变革和相应的体育服务体系的建立。”“体育消费的比重将逐步上升,消费需求向多样化、多层次发展。体育服务必须面向群众,提高质量,上档次,上水平。”“在努力适应不同人群体育需求的同时,保障低收入人群享有最基本的体育服务和区域体育共同发展问题,特别是配合西部大开发,应当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其中首次提出了“构建起面向大众的多元的体育服务系统”。

  2001年8月14日,国家体育总局颁发了《〈全民健身计划纲要〉第二期工程(2001~2010年)规划》,提出:“经过十年努力,实现全民健身事业与国民经济和社会事业的协调发展,全面提高国民身体素质,基本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全民健身体系和面向大众的体育服务体系。”“群众体育管理体制逐步完善。形成以地方政府为主的全民健身管理体质,国家与社会、个人共同兴办,充满生机活力的全民健身运行机制。”

  2002年7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时期体育工作的意见》(中发[2002]8号),其中指出:“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要逐步改善群众性体育运动条件,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必要的体育设施和体育服务;根据不同区域、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坚持体育服务的多元化,适应各方面的体育健身需要,保障广大人民群众享有基本的体育服务;注重区域体育、城乡体育共同发展,加大对中西部地区和农村体育事业发展的支持力度。”

  2002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全民健身计划纲要〉第二期工程第一阶段(2001~2005年)实施计划》提出:“构建体育服务体系,经过五年努力,初步建成面向群众的多元化的体育服务体系;增加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增加公益性体育设施;壮大体育骨干队伍;完善全国体育组织网络;抓好国民体质监测工作。”

  2002年12月25日,国家体育总局印发的《2001~2010年体育科技发展规划》提出:“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体育事业发展、与体育运动实践密切结合、结构优化、布局合理、精干高效、纵深配置、全面开放的体育科技服务体系和与之相适应的体育科技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2002年12月25日,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全民健身计划纲要〉第二期工程科技行动计划》中提出:“大众健身的科学意识明显增强,科学健身的方法与手段得到普遍应用,国民体质监测与全民健身的科研服务水平显著提高,形成一支具有较高素质的群众体育科技队伍,全面推进全民健身的科技进步和社会化、产业化,初步建成全民健身科技服务体系,促进《全民健身计划第二期工程》和《2001~2010年体育科技发展规划》任务的完成。”

  2003年6月公布,8月1日施行的《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指出:“国务院发展和改革行政主管部门应当会同国务院文化行政主管部门,体育行政主管部门,将全国公共文化体育设施的建设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

  近几年来,国家体育总局就群众体育方面先后制定下发了《关于加强体育彩票公益金援建项目监督管理的意见》、《关于加强全民健身路径工程安全管理的意见》、《第二期雪炭工程实施办法》、《体育彩票公益金用于全民健身的原则和分配条例》、《健身气功管理暂行办法》、《农村体育工作暂行规定》、《国家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评定办法和标准》等。

  从地方层面来看:

  2000年,上海颁布了全国第一部地方性群众体育法规《上海市市民体育健身条例》。另外还有《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江苏省全民健身条例》、《山西省全民健身促进条例》、《广东省关于进一步加强全民健身工作的意见》、《北京体育奥运行动规划》等地方性全民健身法规相继出台。

  这些政策法规的颁布实施从政府层面上肯定了群众体育工作的重要性,指明了群众体育工作要以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健身休闲需求为己任,优化了全民健身环境,大大地促进了全民健身活动的开展,成为构建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的重要保障。我们必须紧紧抓住这个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全面、稳妥地推进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的构建。

  (四)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提升了“全民健身事业”的发展水平

  “体育运动作为教育与文化的一个基本方面,必须培养每个人作为与社会完全结合的成员所应具备的能力、意志力和自律能力”【29】。可见,体育是文化、教育大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按照系统论的观点,其他子系统的状况会自接影响到体育的发展水平。当前,我国的教育水平进一步提高。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01人类发展报告》的资料,2000年,我国15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6.4年。同年,世界高收入国家为10年,美国为12.1年。到2002年底,全国已经有一半以上的县市区达到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目标,全国适龄儿童入学率达99.1%,小学和初中升学率分别为94.4%和50%。1999年底成人识字率达87.6%,超过85%的小康标准值。到2000年底,全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比重为4.7%【30】。文化事业的不断发展,2003年底,我国的艺术表演团体2618个,艺术表演场所1912,文化馆达到2846个,公共图书馆2709个,博物馆1515个【31】。2002年广播综合人口覆盖率达93.2%,电视综合人口覆盖率达94.5%【32】。

  2003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教育工作的决定》。明确农村教育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的重要地位,把农村教育作为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明确各级政府保障农村义务教育投入的责任。并且就保障农村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促进城乡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提高农村教育质量和效益等方面采取了相应对策。其中无不融入“以人为本”、统筹城乡、统筹区域、关注弱势群体的思想。“十六届五中全会”指出:“坚持教育优先发展,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普及和巩固义务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加快教育结构调整,促进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建设学习型社会。”【33】

  据国外多项研究表明:教育程度与健身、休闲活动具有较高的相关性。教育程度高者有较高的健身、休闲需求,较喜欢参与健身、休闲活动,在健身、休闲活动中体验之无聊感较低。《中国群众体育现状调查与研究》显示:我国体育人口增长速度高于人口出生率。高学历文化程度的体育人口在该人群中的比例明显提高,比1996年上升了20.2个百分点,体育人口与文化程度成正比,体育人口的文化程度分布更加趋于合理化。

  因此,我国教育文化事业的稳步发展,以及促进教育事业科学发展的相关政策法规的颁布和实施,不但会促进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而且为提高体育人口的增长速度,优化体育人口的文化结构打下了基础。

  从以上分析中可见,宽松的政治环境,比较宽裕的经济环境,良好的社会氛围,日益发达的教育文化事业,从体育外部,为我国群众体育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构建多元化全民健身服务体系创造了较好的条件。

  (五)参与体育活动成为国民人人享有的一项发展权

  人权是人们应当平等地享有的权利。人权首先是人民的生存权,同时包括人身自由、民主权利以及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权利,它既是一项个人的权利又是一项集体的权利,其中包括国家的独立权和发展权【34】。“中国的人权具有三个显著的特点:一是广泛性;二是公平性;三是真实性”。“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说,人权首先是人民的生存权。没有生存权,其他一切人权均无从谈起”【35】。

  按照现代化建设“三步走”战略目标的部署,第一步从1981年到1990年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人民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了,人民的生存权问题也就基本解决了。这是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在争取和维护人权方面取得的历史性的成就”【36】。在生存权问题解决以后,保障国民享有“发展权”开始提上议事日程。

  “发展权是指公民享有在社会中良性发展的权利。它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发展权仅指公民在教育、科学、卫生、体育、文学、艺术等社会文化方面随之发展的权利,主要包括教育发展权,科学技术发展权,卫生发展权,体育发展权,文学艺术发展权,新闻广播电视发展权,文化生活发展权等”【37】。

  参加体育运动作为人人享有的一项“发展权”,自从1991年我国政府发布《中国的人权状况》以致随后几年的“中国人权事业白皮书”中,都没有单独提到,只是把它暗含于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之中阐明。

  2003年由于体育运动在抗击“非典”中所显示作用,各级政府加大了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体育作为文化事业的一部分,作为人人享有的一项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开始明晰地载入“中国人权事业白皮书”。“2003年,中国政府坚持以人为本,为促进城乡、区域和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为改善人民的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作出了新的努力,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国家加快推进文化体制改革,促进文化事业发展。2003年,《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正式施行,兴建了一大批重点基础文化工程”【38】。

  “2004年,中国贯彻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努力促进城乡、区域和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发展,促进全体人民平等参与发展、共享发展成果,不断提高人民享受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的水平”。“国家大力发展教育、科学、文化、卫生、体育事业,全面促进公民的教育和文化生活权利保障。2004年,中央财政用于这些方面的支出987亿元,投入国债资金147亿元”。“初步形成了比较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维护了广大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利”【39】。

热点内容